他混不吝

你还差我八块钱:

“小尼姑年芳二八,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,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
  这辈子听过最难过的戏词吧。
  真虞姬,假霸王。真真假假谁又分的清呢。或许根本不是时代的错,只是一开始就没有对过。程蝶衣,绝代风华也只是在旁人眼里。
  哥哥真是个温润君子啊,想起之前阿塞说过的,唯有你,让我爱到不像凡人。

弗兰的地狱之旅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得我好开心

楚山君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灵魂的敲打

翛然君:

音怜:

鲁迅:我没怼过(雾)

转载自腐次元,侵删